信念體系


信念體系 by whoiam(胡愛晏)

「信心」「念頭」「體驗」「系統」

一、人是依靠絕對的信心而活
二、你是你所想的念頭具體投射在外的,你創造你的實相
三、物質世界是架構二以「焦點集中」方式體驗架構一
四、核心信念配上意識焦點,建構繁復連鎖的思言行系統

我憂鬱,我覺得我很沒力,我感到自卑,我覺得生存困難,我覺得不能做自己
,我對於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無能為力,我不知道「天命何在」?沒有工作,
我一無是處?我找不到我的人生目標。我要很努力才能在這個台灣的社會出人頭
地。我對世界感到失望,我對自己的過往、學歷、面貌、身材、背景、家世、家
人、朋友、健康、知識、才能感到無助、無奈、無力、絕望。我羨妒別人,我期
待二○一二、二○二七、二○七五的來臨,最好形神俱滅。我不值得活著。

這些核心信念就會環構出層層疊疊的圍繞體系,你是很有信心的,但你的信
心是建立在「我很沒信心」這方面上。你是很有力量的,可是你假裝你不知自
己很有力量,你是如此強而有力地限制自己,這麼大的力量以致於你可以忘了自
己就是那使自己遺忘的編劇者,你的有力,是有力於「我很沒力」這觀點上。於
是乎「you got it」,你就會真的很沒力。直到你察覺你的念頭,可以這麼說,
這些都是體驗的方式,你的信念為何?你的自發性的信心帶來將「念頭」實體
化的「如你所願」,以致於「體驗」這個人間界的「物質系統」。

體驗沒有對錯,事件沒有好壞,直到你將之「切換意識焦點」,換句話說是
貼上負面的標籤或正面的,隨便你,而這就是你的「自由意志」,也是生而為人
最奇妙的地方,人類習慣於憂鬱嗎?習慣於自我否定嗎?樂於貶低自己嗎?生
來有罪嗎?要很努力才能活下去嗎?每個人都要證明自己有用嗎?我們「應該」
都過得「平安、富足、快樂、健康、光明」嗎?你確定嗎?你百分百的確定嗎?
賽斯曾舉例他轉世過教宗或是貧婦,他也說過他不是指每個人都應該是富足健康
的,也不是指「受苦是對靈魂有益的」。因為當我們切換手電筒的開關或是轉向
光之所照即是將信念體系的限縮觀點集中在某處,好,我可以堅持站在「受苦
很有助於靈修」,那這樣的程式設定,就會導致這樣的人生產品產出,就像x-y
+y-x=0,必然的答案。

選擇體驗正面光明,一輩子,生生世世,永生永世,真的是每個靈魂的一致
安排與選擇嗎?賽斯說「一切萬有」與「源」,那正如一切萬有來自於源,我們
來自於一切萬有,不同的面向罷了,好是一面,壞是一面,一直都體驗那國王般
的生活,一直都體會那在天堂的感覺,一直都是億萬富翁,一直都是多采多藝,
這樣的樣版天堂,真的是「好奇的」「多樣性」的靈魂所擇嗎?我們不禁反思這
樣「一直活在單調的鑽石切面面向上」,不無聊嗎?正因為想體驗「萬一我不是
這樣會是怎樣?」「萬一我假裝我不快樂,會是怎樣?」「萬一我忘了我自己是
誰會是怎樣?」「萬一我體驗恐懼的感覺,那是怎樣?」所以我們穿上人間的戲
衣,著迷地演出一場又一場的悲喜劇,你無法不入戲,你一但不入戲,那就像是
你是大富豪卻假裝個一天你身無分文,這程度的體驗跟本不痛不癢。試想你明明
有一堆用不完的工具,然後你閉上眼睛,假裝你一無所有,是如此逼真,以致於
真的嚇到了,覺得自己被天地拋棄,卻忘了自己創造自己的實相系統。直到你覺
得受夠了,你會恍然大悟,「喔,當下是威力之點,我現在就可以改變」「哇,
原來是我的思考、信念具體化為我的活生生事件」。這並不意味著要拚命受苦
來自討苦吃,也不是「如此害怕於負面的力量大過於正面的力量」而強之將負
面的信念「掃到以正面為名的地毯」之下,因為當我這樣做之時,正表示

一、我會被負面打敗
二、正面比較沒有力
三、負面是不好的,應該藏起來
四、我們人人「應該正面」只能正面,永遠正面,不可以自虐式地反面
五、體驗負面很苦很可恥,而且負面會無法自拔

你我是如此地害怕負面,而口口聲聲強調

「明天會更好」
「一切都很好」
「我們是光,藍寶石之光,紅光,白光,我可以叫出一堆高靈、守護靈、天使
、指導靈、神明、外星人、太子、關公、媽祖、基督、阿拉……」

這樣的「義和團式刀槍不入」或「高調式大喊我不怕我不怕」或「拚命強調積極正面
地」神是愛我的。背後隱藏的思維模式是,其實我跟本很怕嘛!所以我才說我不怕,
如果我跟本就不怕,我何必一直說服自己我不怕?因為我本來就不怕呀!當我說我不怕
我不怕的時侯,一定是有個「我怕」在,所以我才想去克服去壓抑。反而愈說愈怕。這
樣的隱藏信念,如果沒覺察,會導致在現實界出現的「非我所願」,如:

一、我不想分手呀,我怎會分手?是我不好嗎?還是我正面觀點不夠多?我應該是五子
登科的呀,我不應該如此地呀?我怎會想體驗失業?愛滋病?離婚?逃亡?入獄?

二、怎會我想的卻和發生的不一樣?是不是「那裡出錯了」?是不是我被負面黑暗打敗
了?是不是我還是要走回頭路,去抄一萬遍的佛經,去跪拜一萬次?去上很多的靈
修課程?神經語言程式學?去讀很多的經典?去感謝上帝為我帶來的功課見証我的
堅定與磨練?

三、我依靠上主而活,而我不是神,因為這樣太自大,我只是管道,我沒有力量,力量
來自宇宙,我要靠花精、精油、水晶、塔羅牌、中藥、按摩、保養品、大悲水、點
化、符咒、通靈,我只是個工具,我沒有用處,我只能等待救世主的來臨,靈性的
覺醒,地球由第三密度轉入第四密度。我不可以害怕,因為我不必怕,我不必絕望
,因為我要「超越恐懼選擇愛」。

最害怕的事情真的發生了嗎?polo老師曾在課程上詢問大家,最窮的地步到那裡?
我反思我們每個人的情況,當我們害怕沒錢,擔心工作,煩惱家人,看不見未來之時,
真的一無所有了嗎?真的舉債上億嗎?真的燒碳自殺嗎?真的一口飯都沒得吃嗎?真的
破產被查封、欠債被追殺嗎?真的連呼吸都不能嗎?好像沒有耶,那這些意識的集中焦
點,身為限制大師的人類,現在採取的限縮性眼界在那?

一、破產不好很可恥。
二、擔憂比較好,我不習慣於不擔憂,這樣讓我比較有感覺,和別人一樣。
三、我擔心別人怎看,我把未來的事拿到現在在煩。
四、我覺得我得做什麼才有信心,以致於我真的就一直重覆於我「要有」「要做」什麼
我才可以「有信心」,所以「想找」「想有」的這個念頭,搭配上「絕對的信念—
你創造你的實相」的鐵律,宇宙如我所願,讓我「體驗」找、缺乏、沒有的「物質
逼真幻象系統」。

簡言之,所有的一切都是的「意識焦點」的切換問題,那麼我們不可以只想好的嗎?好
,你可以,但問題是你真的想嗎?你一直這麼想嗎?你害怕不想好的,你會被打敗嗎?
還是你有足夠的信心於「意識如同手電筒可切換」,你是如此於有勇氣「我回得來,我
終究會記起我們都是太一,我甘願喝上孟婆湯、過斷魂橋、穿上遺忘的厚重面紗」來體
驗人類文明。這個時侯,這個當下,你我選擇體驗什麼?永遠是自由的,你忘記自己是
自由,以致以你有更大的自由,更好玩的追尋過程,更刺激的人間歷程。如果你開始感
到,有什麼事情不對勁,覺得痛不欲生,苦不堪言,你是如此地入戲,忘了自己是創造
實相,你又開始想回到一。你終於想要切換不同的頻道了。

賽斯舉例人間大戲電視台,同時有足球、情婦、古代等頻道,我們一次聽一個的話
,我們這次要切到什麼頻率?好,那我不可以同時享受多重人生嗎?不可以全部的電視
都看都聽嗎?是的,是可以的,只不過你可以試試一次放一百多電視、開一千台收音機
、一次攤開一萬本書。還是…你想「這一世,這一個獨特的你,這一次的體驗實相」焦
距在於這點上?許添盛醫師曾云「你之所以憂鬱是因為你還不夠憂鬱」。事件來了,就
體驗,就充份接納,就如來如去,如實接受自己、活在當下,「而當這一切過去,仍就
靜靜地知道我是神。【與神對話】」

你正在體驗什麼面向?你的意識焦點集中在何處?當你選擇某個視角時,這本身就
是限制了,訊息即媒介即限制,人即載具即過濾器即扭曲,這是一定的,話再怎說仍不
如心電感應,人再怎發揮肉身極限,必有其限制性觀點。因為為了充份體會、驗証這次
的戲碼、劇場、音樂劇,那我限縮自己到了幾乎不可思議的地步,將自己的能力封閉到
簡直極為驚人的境界,把自己如此有力的 實相以假逼直至「如此沒力」(看呀!我們是
多有力呀,有力到可以把自己演得如此沒力上,這真叫其它的星際文明驚訝與讚嘆,竟
然可以有這種生存姿態是集中限制造物主於如此限制、再限制、限制到不行的體驗角度)

所以,我們開始了,假裝我們跟本不知這一套套的信念體系、意識焦點(因為我們把意識
焦化在…

1、我是沒力量的
2、我是悲觀的
3、我是有罪的
4、我是來受苦的
5、我是下賤的
6、我是可恥的
7、我是不如人的
8、我是低等的、沉迷肉慾的、笨的、自卑的、沒用的…等以此類推

重點跟本就不在於
1、該吃什藥才會好,醫生,我幾時「會好」(
a’ 會好,代表現在不好囉?那你就會繼續創造出你追求「好起來」的表相
b’ 幾時?所以,有等待的過程囉?有比較囉?有時間的差異性囉?
c’ 該?該,代表不得不,那就是沒有選擇囉?就是只有借由「藥的代理性」來
體會囉?其它都是死路囉?
d’ 不好會怎樣?是誰在下定義?是醫學界?—-
(1)’所以病來自外面?我無能為力?
(2)’所以醫生絕對沒錯,我只能相信專家、學者、權威?
(3)’所以我不如醫生,我沒辦法救自己,我不會開刀、也不懂藥學、更不知一堆
名詞,我只能聽天由命?
(4)’不好的話很好笑,是誰在笑誰?真的是別人?還是自己?不好為什麼很可恥
?真的是別人的觀感嗎?還是自己是自己的界定者?)

2、該還多少債才能昇天?果在因之後?惡人有惡報?要經一千年修行才能成仙?

3、我必須婚姻幸福才能證明我成功?我領失業救助金,好丟臉喔。我沒人愛,我不值
得被愛,我又憂鬱了,這很羞恥,不可以?我前科累累,我吸毒,我被侵害,我被
家暴,我是加害者,我是藥頭,我是黑道,我是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我是遊民,我
是流浪者,我敗壞風俗,我丟人現臉(試問
a’籍由定義的過程,我們可以賦與自己和現象界一種叫得出來、可以溝通的代理性
,下界標的是人,界定範圍以便以成為互相理解和體會的工具,然而,polo老師
曾問:「你們知道一公尺是怎來的嗎?」所以,有絕對的標準嗎?有無誤的儀式
嗎?有百分百不會錯的機器嗎?有絕對完人嗎?有完全符合原義的符碼?有嗎?
到底是誰在貼上標籤說這是犯罪的、這是不好的、這是沒有用的?

b’只能好與不好嗎?只能二元對立嗎?有沒有其他可能性?世界該大同嗎?我們應該
起身趕快拯救世界喔,大力推動環保喔!我們不可以無所事事做個沒有用的人!我
們要趕緊宣揚「基督再臨的」理念,我們要趕快讓全世界都沒有癌症、沒有強暴、
沒有貧窮、沒有戰爭,人人都應該幸福美滿,是嗎?
(1)’所以現在不是天堂,有個完成版本的極樂世界,當下並不是囉?
(2)’代表現在不好?貪污、淫亂、敗德、殘殺,這世界「應該」「改造」?
(3)’需要改變的是這世界?世間有別人?「快沒有時間了」?
(4)’沒有別種可能性,只有二種選擇?如性別只有兩極?事件不是好就是壞?

重點永遠不是在做或不做,因為行動的背後如果出自於
一、完了,第四密度快來了,我不想再來個七萬五千年的第三密度輪迴
二、我會被末世審判,我沒辦法坐在上主的右邊或左邊
三、我這個肉身很糟,有性慾有食慾,我要學著依空氣而活,我要提昇我的靈性,我對
那些成家立業的凡夫俗子很反感,我覺得去舞廳跳舞、不環保不吃素的人很「那個
」,我要學會七輪合一、八門全開、光的課程、臼井靈氣、催眠、NLP、奇蹟課程、
超覺靜坐、天使療法、動態靜心?我要拯救很多人,我要幫很多個案?我要為這個
世界趕緊帶來光和愛?我要讓絕症、悲情從世上消失?
四、我要做些什麼才能証明我的價值?

那永遠在亡羊補牢,一面倒水也倒掉嬰兒,一方面拚命擦破水管的漏水一方面卻奇怪
怎永遠擦不完?—–
1、想要做什麼的背後,就是覺得不做的話,不行。會失敗。
2、覺得會被打敗,所以得抗爭,得有所為。
3、不信無為而為,害怕自發性,覺得必得「有計畫」「有保障」才能安全,賽斯
舉例一朵花,要求太陽照射的角度、要求蜜蜂飛行的路線、要求一切都在控制
之中為例。我們是如此不信任自己與宇宙,要求完美,要求保險,要求安排。

唯有究竟的看到整個信念體系背後的核心信念操弄者是自己,而有完全的絕對的自由
選擇於那一種「意識焦點」,否則死版前題上,只能得出打死的答案,除非誠實面對
信念,再一次地選擇,然後重新集中意識角度,才會體驗不同的焦點面向。

賽斯說你是沒有界限的。

好,除非我們相信我們是有界限的,如果我們相信,那我們就會如實地看見與體驗
到,然後一方面奇怪我怎如此無力與綁手綁腳,看!我們是多自由與多有力呀,多創意
與多勇敢,限制自己到這種地步(笑)。

現在出車禍嗎?現在在與銀行債務協商嗎?現在在背黑鍋嗎?現在在化療嗎?現在
家破人亡嗎?現在災後重建嗎?現在在到處奔波嗎?現在在床上動也不想動嗎?

無條件接受現在的自己,充份體驗,然後,下一步,無限地自由可以選擇那一種意識
焦點以體驗那一種面向!

歡迎來到人間場域、地球戲場、號稱最賦創意的限制大師集中地。好好玩吧。


[m[1;37m
http://www.wretch.cc/blog/pilikangkang
胡愛晏(流浪者、討愛者、人間天使、偽裝物質界的神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